HOME     

山水檀溪/山水家园/山水天成业主群:209460952

檀溪业主群:209460952

栏目导航

你是从哪儿得知本站的?

 朋友介绍
 门户网站的搜索引擎
 Google或百度搜索
 别的网站上的链接
 其它途径
   
当前位置: 主页 > 北街 >
十七话:秋风起秋天到螃蟹爬开学啦
襄阳小说《北街》十七话 秋风起秋天到螃蟹爬开学啦
作者:襄阳马坤

秋雨,秋凉。
好的爱情像春天,如沐春风;再腻歪点就入夏,进伏;就一个字好,什么都好,怎么都好。
大部分散了的爱情像秋天,凉到心里,再凉点像雪碧,晶晶凉透心凉;更凉就像冬天,凉到骨头里;最凉的是,呼吸一口空气冰冷,吐出来的却是血。
现实是,我们害怕爱情,我们仍渴望爱情。
 
人生大约总是如此,十岁时可以为了一件玩具耍赖一星期。二十岁时可以为了一段爱情固执一两年。三十岁时勉强还可以为一顿美食排队一小时。不过,再到后来,会越来越没耐心。不论多喜欢,若要付出时间,就干脆放弃。——当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你等待,心里就不爱了。
 
好在爱情再重要再美好,终不是生活的全部。还有许多美好,不可辜负,比如美食,比如男女闺蜜,比如开学。
 
我的第一次开学是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秋天,那天多云,微风,太阳还好,没有下雨。当妈妈牵着我来到幼儿园大门的时候,我看到的场面让人惊讶,十分壮烈,无数男女小宝贝哭得跟要上刑场似的,拽衣角,抱大腿,地上打滚,哭出了人类历史上所有可能的节奏。。。更不幸的是被另一些神态自若眼睛朝上的稍大一点的小朋友们非常不屑毫无同情的用眼角鄙视了。
 
那一天是个让人终生难忘的一天,也是一个让人一辈子,下辈都不愿意再想起的一天。如果不是今天的开学日,我也宁愿下辈子都不会想起。
 
那一天,我没有哭。
那一天,我和周围的孩子一样的年纪一样的幼小心灵,但在那一刻,那一瞬间,我就意识到一件事情,我明白了,清醒了:妈妈不要我了。其他的孩子也是一样,不然他们不会哭的跟狗似的,哭的连一点尊严都不剩了,哭得跟今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我还清楚的记得,我非常肯定,那绝对不是因为恐惧,我和那些孩子根本连死都不怕,因为我们什么都不怕,因为我们根本不会死。
 
那一瞬间,我成熟的意识到,哭是没有用的。我清醒的看到,周围的孩子用尽眼睛里泪腺的存货,用尽了他们能想像到的所有可能的哭的技巧,依然无法挽回绝望的结果,他们的妈妈依然坚定的推开孩子,坚定的离开,头也不回,抛下绝望的心都哭碎的孩子们。甚至于有些妈妈还面带笑容连哄带骗,说着不负责任的,连她们自己都知道永远不可能兑现的承诺,谎言。那一天,唉。
 
那一天,那一刻,那一瞬间,我长大了。我没有和别的孩子一起哭,我清醒的知道,没用。我和妈妈都没说话,妈妈走的时候朝我挥手,我没有挥手,只是看着那些和我一样大小的孩子,然后转身自己走进幼儿园的大门,没有任何表情。哭没有用,而笑又太假。也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秒,我看到了一双眼睛,圆圆的,大大的,黑黑的,清澈的,一个女宝宝的眼睛。她竟然和我一样淡然的神态,和我一样安静沉默的和妈妈道别,和我不一样的是,她的眼睛只看我,一直看我,我走进幼儿园很久,依然感觉那双清亮的眼睛一直在看我。
 
第一次道别,第一天走进校园的大门,我觉得我走进的是一个全新的人生,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全新的时代。虽然那一年,我们没有世界观,我们毫无梦想,我们甚至连荷尔蒙都没有。
 
而那个一直看我的女孩子,成了我的初恋。
 
有些时候,虽然我们准备了很久,有些事的到来却依然让我们猝不及防,难以面对,无可接受。它还是,开学。甚至于几乎似乎让我们忘了秋天是到了收获的季节,到了分果果的季节,到了吃螃蟹的季节。
 
从山水檀溪曾小美家出来,马坤拐上汉江襄城的长堤上回北街的路上。这些天也是学生们开学前后的大日子。这其实与马坤已经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马坤离开学校快三年了,梦想和荷尔蒙却仍埋在深井里。如果不被人鄙视,是不会轻易再去想这两样东西的。我现在唯一感觉到的只有饿。这才是最现实的,最实实在在的东西。我打算趁还有一点力气,加快脚步,赶紧回去,把昨天没吃剩下的半碗面条干掉,安慰一下这么多年一直跟我受了那么多委屈仍不离不弃的肚子。
 
手机响了,是我二伯打来的。坤儿,快点过来,十分钟内必须给我赶到,陈昊和吴冰要开学了,今晚一起吃个饭,到糊涂仙吃螃蟹,哈哈哈哈。还没笑完那边电话就挂了,听似爽朗的笑声特别刺耳。
 
介绍一下,我爸有两个兄弟,一个是我大伯,一个是我二伯。大伯人善良老实,所以也很普通没什么钱,生的是女儿,姓吴不姓马,跟的是妈的姓,就是电话里提到的吴冰。陈昊到是二伯的亲儿子,但陈昊的妈是豪门大家,没有她,二伯就不会有今天的大富身家,所以陈昊还是跟了妈的姓。二伯爱笑,笑声爽朗,但我知道那是表面的,他很有钱,看似十分豪爽,但待家族里的人十分吝啬。我也肯定,我们一辈的小孩子都十分不喜欢他,甚至我也肯定,陈昊,二伯的儿子都不喜欢二伯,却有时候又经不住他时而请客吃的大餐,谁让我们这些少年肚子不争气呢。一句话说完吧,二伯巨有钱,过亿吧,却是请吃饭可以,借钱一楖免谈。
 
多年前马坤高考失利,爸爸明知二伯不肯借钱,依然陪着笑,提着好烟好酒上门,硬着头皮跟二伯开口借钱,想花钱让我上个北大清华,还是被二伯用这样的哈哈哈哈给一口回绝,最后我父亲还是没能帮上我,三年前,我从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出来,我就再也没跟二伯见过面。
今天我也依然不想见二伯。但马上要开学了,陈昊和吴冰一个要去外地读书,一个要在本地上大学,这是大事,我不能不去,我是他们的哥哥。
 
我一边幻想着螃蟹的香辣和鲜美,一边忍着肚子咕咕叫的难受,快步走到公交站台的时候,才发现二伯太坑了!重庆糊涂仙吃螃蟹是极好的事,可你得说清楚是在哪一个店啊?!襄阳的糊涂仙香辣蟹一共有四家店,您老人家是真心不知道,还是装糊涂,还是要故意玩死我?想到他们兴奋的大快朵颐,而我却像个傻叉一样用数独来推算他们到底会在哪家店的情景,我就要疯了。
 
天黑的像坨屎一般,我的心急得像蚂蚁一样,一辆黑车停我面前,把我黑一跳,刚准备骂人,探出个人头,我晕,又是曾小美!这辆车就是今天见到的那辆什么英非你弟,还好不是第三辆什么别的车,不然我会当场疯掉的。曾小美笑眯眯的说,我一会要去吃螃蟹,哦耶!马坤,你去哪,我送你吧。
 
我去,这小半夜的,不在山水檀溪大房子里好好待着,跑出来干嘛啊,虽然我看得出,曾小美微笑里的真诚,但我今天对土豪的厌恶真的是到了极点,但我现在急得根本毫无智商,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决定放弃思考,只能上了曾小美的车。
 
一上车,我就不客气的使唤曾小美,快,快,快开车!我赶时间。
 
曾小美依然微笑,起动车子,车子很轻滑的开出去,一股风就迎面扑来,风里曾小美的笑显得挺温暖的,好像。。。。。。得了,管它像什么呢。
 
曾小美问我,马坤,你这么着急赶着去哪呀?你得告诉我你要去哪,我才知道往哪开啊。
 
我无语了,是啊,我该去哪啊,糊涂仙四个螃蟹店我到底该去哪,我完全不知道啊。我再次放弃思考了。我说,曾小美,你快开吧,你去哪,我去哪。
 
曾小美当然不明白我现在的处境和茫然,但没有多问,尽管带着疑问,加了油门,往前开去,上了二桥疾驶。夜色下,景观灯将大桥、将汉江、将汉江两岸、将整个襄阳城市装点的格外美丽,像将一盆各色的美丽珍珠泼撒在山水夜色之中。我此时却无心欣赏美丽的景色,内心沉默,直感觉今天是很奇葩的一天,今天是个莫名的一天,今天和开学有关系吗,今天怎么跟螃蟹干上了,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算了,人生就像上了车,就这么一路向前就好吧。
 
(未完待续)
  
     了解更多详情可以加   QQ:963370735    咨询电话:18986391396     电商顾问焦阳竭诚为您服务


       襄阳山水檀溪官方网址   http://www.xfsstx.com


       襄阳山水檀溪官方微信号:xfsstx

       襄阳山水檀溪官方微博    @襄阳山水檀溪

山水檀溪官方微博:http://weibo.com/1771401242/B8kVA2O13?mod=weibotime
       
       襄阳山水檀溪官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hanshuitanxi
 

开发商:襄阳市溪苑实业总公司 投资商:湖北志邦集团 项目地址:襄阳市襄城区檀溪路
  技术支持:襄网科技 备案号:鄂ICP备 13000897 号